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海淀区 >

中国家长对奥数一直是痴心不改 奥数真有原罪吗?

发布时间:2019-03-14 20:0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这是2018年北京师达中学入学考试的一道真题。六年级的孩子需要做出这样的难题,才能从超过8000人的报名者中杀出重围,进入理想的中学。师达中学是北京数一数二的民办中学,但在名校如林的北京市海淀区也仅仅是第二梯队。要想挤入第一梯队,即俗称为“海淀六小强”的6所公立名校,还需要奥数成绩的加持。

  家长群里的一位家长,从二年级起,追随认定的名师,带着孩子辗转上地、中关村、理想大厦、学院路等高思多个培训点。“孩子从小习惯了,班上都是龙校(清华附中主办的升学预备班)、中关村各名校、西城区的孩子,她喜欢这种都是好学生的氛围。”另一位家长则总结说,“海淀的课外班比朝阳的好,无论是师资、同学,还是讲课方法及深度上。”一位家住在望京的家长,嫌家附近的课外班里别的孩子程度不行,拖累了自家孩子的进度,又不愿费力跑到牛娃济济的海淀补习,索性为孩子报了学而思的一对一教学。

  为争夺名校为数不多的点招与寄宿名额,北京的家长们都铆足了劲儿。教委对招生渠道收得越来越紧。北京的海淀和西城两区素来是优质中学扎堆地,不同的是,如今除了5%的政保生,西城已经实现全区大派位,择校的路被锁死。海淀还有一批面向全区招生的优质公办学校,和面向全市招生的优质民办学校,它们成为那些所处学区不好又想上名校的孩子们全力瞄准的最后一道口子。

  自媒体笔下“疯狂的黄庄”刚刚经过一轮整治。去年12月,根据教育部和北京市教委发布的相关政策,海淀区教委对区内课外培训机构展开大规模整改排查,集中了众多教辅机构培训点的黄庄首当其中。整治的乱象包括超纲教学、组织竞赛与等级考试及进行排名。为完成合规要求,包括学而思、高思在内许多培训机构将过往的超纲教材全部换成符合教学大纲的教材,并暂停给未取得教师资格证的老师排课。

  从2018年开始的北京教培机构大整顿,其大背景是当年教育部下发多个“禁奥”“限奥”文件。2018年2月22日,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坚决查处将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果与中小学校招生入学挂钩的行为。

  华杯赛虽然叫停,但组委会出来解释说,比赛不是取消只是暂停,已第一时间组织了申报资料,正在等待教育部的审批意见。对于这些政策变化,家长们则有自己的盘算:毕竟奥数培训和奥数比赛已经整顿好多年了,效果一直不太理想。学总比不学强,别等竞赛又恢复就来不及了。例如,北京市曾一度叫停“迎春杯”,但转年“迎春杯”就改名“数学秘密花园”又重生了。

  北京家长许凡是一位年少时自己参加过奥数竞赛的爸爸。他记得,2006年,他送女儿许遥去小学一年级报到,学校门口就已经贴满了奥数培训的广告。在宁波某高校工作的朱老师,是微博上小有名气的数学博主“贼叉”。他指出,目前市场上畸形的小学奥数培训热要追溯到更早即2005年,教育部发文规定禁止中小学校开办奥数班。

  贼叉上中学时是1990年代。“我们小时候也有类似的奥数学校,一个市里面有一个点,全市的苗子都集中在这学,收费很低。”那时,奥数还属于公办培训系统,延续着华罗庚、苏步青老一辈数学家定下的基调,目的是培养学生的数学兴趣,发掘优秀的数学人才。能上奥数学校的都是尖子生,是平时带班的数学任课老师挑出来的。“老师会看,这几个学生有可能学得出来,选不上的,家长自然也就死心了。教师都是中国数学会认可的奥林匹克数学教练员,还有从宁波大学请来的数学教授。跟不上的学生,自然而然就退出了,不像现在的培训机构,你学不会也要把你留下来。”

  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杨东平是奥数最早的公开质疑者之一,如今支持或反对奥数的意见领袖都会引用或反驳他在2009年发表的《打倒万恶的奥数教育》。文章认为,泛滥的小学奥数给孩子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让家庭背上经济负担,而且违背教学规律,无益于培养数学素养反而会造成厌学情绪。这篇檄文将奥数拖至聚光灯下。

  因为点招处于灰色地带,学校的招考信息就发布得很隐晦,往往是机构暗示家长,明天的考试跟某某学校有关。虽然通知方没有说出学校名字,但家长一听描述就能猜出是哪个学校。不是所有在机构学习的孩子都能有资格,有的学校可能会要求机构推荐名额,机构会优先推荐自己的学员。这样,没有去机构报班的家长即使通过家长群或其他方式知道考试信息,也不一定能报上名。这样一来,围绕杯赛、培训机构、重点学校就形成了完整的利益链条。重点学校以杯赛成绩录取牛娃,培训机构为杯赛输送参赛血液。

  奥数作为一种选拔方式的诞生,正是政策缺口的产物。以北京为例。1998年,北京取消小升初考试,实行“电脑派位”划片入学,家长不愿意孩子进入差校,而名校为了抢优也不愿意接受派位。当时除了大派位,还有特长、共建等招生途径。名校往往将特长、共建生名额中拨出一部分用于点招优等生,而奥数作为一种有区分度、效率高、组织成本低的选拔方式应运而生。

  多位受访者指出,它们作为一批名校之所以有较大自主权,是因为高校附属中学的办学经费来源与人事任免权,都归所属高校而并非区教委。这些学校又常有种种“教育实验”,比如特殊的实验班计划,初高中合并办学,不参加区域最后的大派位等等。种种原因,逐渐使一些学校变身为超级中学。而只要区域教育资源不均衡,存在一家或几家中学独大的情形,家长就有动力择校,名校也有动力保持领先优势。许凡的孩子如今已“上岸”,但还有更多的家长,依旧在指望借助奥数如今这条越来越不明朗的路子“上岸”。

  他对此解释说,“我跟仁华学校的家长聊就觉得他们太疯狂,他们要求学校把孩子的所有时间都排满。我是有我的理念,我怕跟他们一起受影响会动摇理念。” 在许凡看来,给孩子上奥数的有两种家长,一种则是为了提高成绩,升学;另一种是为了培养孩子的思维能力。“现在机构强调技巧,学了技巧短时间提分快,家长就会报班。但能力的提高需要时间,所以机构不太重视宣传。”许遥同学的一个家长,在孩子被一所名校点招后,立刻把所有奥数班都退了。家长帮孩子报班只是为了升学,孩子被逼着学,只为学习考试技巧提高分数。

  奥数高级教练、成都外国语学校校长龚智发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奥数本身是没有害处的,有问题的是奥数低龄化。普通的问题不懂,没有基础,不管适不适合都学,这才是真正有害的地方。他认为,孩子的身心健康是第一位的,在这个基础上如果有特长、感兴趣,教育工作者不应该去打压他,而是应该提供空间时间让他发展。他说:“教育要全面发展,全面发展是有个性地发展。喜欢体育,喜欢艺术在学习之外可以参加,奥数也是一样。”

  无独有偶,许晨阳也认为该讨论的问题不是应不应该进行小学奥数教育,而是以什么样的社会资源比例投入。“目前情况是,如果社会里充裕的教育资源不在奥数上投入,那么将会转向投入与数理教育平行的其他教育,比如人文,体育,艺术等。这之间孰高孰低,按照什么比例分配资源,值得整个社会思考,是否能摸索出除奥数之外的广泛的培养学生的数理兴趣、能力的教育方式,也非常值得探讨。”

http://donselecto.net/haidianqu/63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